您的位置: 包頭新聞網首頁 ? 新聞 ? 看天下 ? 周邊

首都唱響草原贊歌——《我的烏蘭牧騎》中央黨校演出側記

《我的烏蘭牧騎》歌舞劇演出現場。見習記者劉森布爾攝

“穿過大風雪,走過大草原,我的勒勒車來到你面前。坐上我的勒勒車,帶你去從前,找到那條熟悉的路,去看當年的草原,從此你會明白,我們的那首歌為什么永遠也唱不完。”

11月13日晚上,動人的歌聲從北京中央黨校的禮堂傳出,現場1600多名觀眾的心也隨著民族歌舞劇《我的烏蘭牧騎》,穿越時空,飄向了草原……

二十世紀五十年代,在茫茫夜色中,一支剛剛成立的烏蘭牧騎小分隊艱難地行進在呼嘯的風雪中。隊長鋼普力布帶領隊員們趕著一架勒勒車,一面鮮紅的烏蘭牧騎旗幟始終高高飄揚。

他們要去哪兒?

他們的目的地是偏遠的牧點,他們要為那里的牧民送演出、送圖書、送藥箱……牧民們期待已久,烏蘭牧騎不會讓他們失望。表演之余,烏蘭牧騎的隊員們還幫牧民理發、打草、剪羊毛,所以被牧民們親切地稱為“我們的孩子”。牧民們還在隊員布展的圖片里知道了北京的天安門、高原的雪山、南方的漁船……在烏蘭牧騎隊員和牧民的互動中,觀眾們看到了一支短小精悍、一專多能,集演出、宣傳、輔導、服務功能于一身的烏蘭牧騎隊伍。

在第二幕,主人公那日蘇面臨是否離開烏蘭牧騎去北京工作的兩難選擇,觀眾的心也跟著糾結起來。就在這時,一場大火降臨草原,烏蘭牧騎隊員和牧民們齊心協力一同撲滅了大火。那日蘇感到自己與烏蘭牧騎生死與共的情誼,與大草原難舍難離的感情,最終,他決定留在烏蘭牧騎,哪兒也不去。

命運對那日蘇的考驗接踵而至,他的戀人薩仁高娃被專業文工團看中,經過反復思想斗爭后,那日蘇決定讓戀人離開自己去專業文工團。“一個人的心里裝不下兩個人的遺憾”,當那日蘇唱到這句時,有的觀眾流下了感動的淚水。

臺下是一陣高過一陣的掌聲,這掌聲送給一代代青絲變白發的烏蘭牧騎隊員,送給60年堅守在草原上為基層群眾服務的“紅色文藝輕騎兵”。

演出開始前,記者在后臺見到了剛排練結束的烏蘭牧騎隊員,在劇中扮演隊長鋼普力布的隊員斯琴巴特爾說:“我就出生在牧民家庭,從小看著烏蘭牧騎的演出長大,很榮幸我也成為了一名烏蘭牧騎隊員,更加榮幸的是今天能來北京為大家演出烏蘭牧騎的故事。雖然現在已經演了50多場,但我們每次演出都像是第一次演出一樣認真。”斯琴巴特爾14歲就加入烏蘭牧騎,至今已經33年了。

“演員本身就是烏蘭牧騎隊員,他們通過自己演自己,再現了烏蘭牧騎植根于農牧民中,忠實履行演出、宣傳、輔導、服務職能。《我的烏蘭牧騎》在演出中不斷完善,詮釋了烏蘭牧騎人特有的人格魅力。”錫林郭勒烏蘭牧騎藝術總監寶音動情地說。

《我的烏蘭牧騎》由錫林郭勒盟民族歌舞團和國內知名藝術創作團隊共同打造,以烏蘭牧騎在錫林郭勒草原誕生和發展歷程為主題,在第十四屆中國·內蒙古草原文化節中獲優秀劇目獎,并被評為內蒙古自治區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劇目,截至目前,已經演出了60場。

節目接近尾聲,老鋼普力布和那日蘇再一次坐上勒勒車,仿佛穿越時空一樣,向著大草原的深處、向著自己的青年時代奔馳而去。烏蘭牧騎的故事傳唱在60載的光陰里,永遠唱不完,草原的祝福和歌聲久久縈繞在首都的上空。(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記者 高慧 宋爽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
登錄黃河云賬號

云南十一选五遗漏